羞耻地呼吸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idesung617 男儿宁当格斗死 何能怫郁筑长城

博文

闯入公牛栏的女人-岩石学家Bascom的故事 精选

已有 2698 次阅读 2021-5-13 07:28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社会传统对女性的要求标准使之长期徘徊于科学大门之外,她们不被允许接受高等教育,认为这有伤风化,有失风雅,直到19世纪后半叶,大部分大学才开始向女性敞开。进入科学的大门后她们发现又面临另一项抉择,有些学科长期专属于男性,地质就是这样一个“公牛栏”。在当时许多人心目中,一名真正的地质学家是一手拿罗盘,一手拿地质锤,独自徒步逡巡于山间的大胡子山地人,这种呆板印象很难与娇弱玲珑的女人联系在一起。但地质天生具有无与伦比的宽泛性与包容性,随时间推移,科学进步,女性渐有容身之所。19世纪初地质奠基时期,英国人没有像德国人与法国人一样过多纠缠于“水火之争”,而是将更多精力投入了地层古生物,有些女性家属常常作为男性地质学家助手,协助收集样品、分类和制图。19世纪后半叶,随着显微岩石学时代的来临,女人又有了广泛用武之地,帮助镜下观察、细致描述。Florence Bascom就是在这种背景下,机缘巧合闯入了地质圈,虽一生饱受歧视与非难,历经艰辛与孤苦,终以顽强与坚韧,倔强与不屈,成为一名伟大的女性地质学家。她看起来美丽如花,实则常冷面如刀,唯有锋利,方可披荆斩棘,锐意前行。

                           image.png                                   Florence Bascom1862-1945,来自网络)

Florence1862714日出生于马萨诸塞州威廉姆斯镇(williamstown),他是家庭中最小的孩子。她的父亲是当地威廉姆斯学院的一名哲学教授,一贯支持妇女选举权与禁酒运动,提倡男女同校;她的母亲是一名活跃的女权主义者,经常抛头露面,公开演讲,为妇女权利四处游走。这家人在屋子里建了一个天文台与实验室,研究收集的各种样品并记录附近温泉的温度。1874年,她的父亲成为威斯康辛大学校长,全家搬到了麦迪逊。当时有一种古老观点,即高等教育在某种程度上使女性更容易生病,他调查了学生的健康记录后,发现这纯属无稽之谈。在他的一系列大刀阔斧般的改革后,学校1875年开始招收女生,1877Florence得以有机会进入这所学校学习。在校期间,性别歧视依然无处不在,譬如她们只允许在特定日子使用图书馆,几乎完全被禁止使用体育馆,如果一间教室满员,还有没有座位的男生,女生就会被要求离开。在教室里,绝大多数老师让她们坐在后排座位上,只有地质学教授,按照名字字母顺序就坐,内心深处,Florence对这门学科萌生了好奇之心。1882年,她获得了艺术与文学“双本科学位”,1884年她又回炉获得了科学本科学位。在此之后,她去了汉普顿学院教授自然地理学,但因思乡情切,心绪不宁,于1885年又返回父母身边。

Florence对地质产生兴趣源于一次出外旅行,他父亲的一位朋友俄亥俄州立大学的地质学教授Edward Orton给她讲解了某个地质景观的形成过程,她大受刺激,决定学习地貌有关知识,了解地球的构造及相关地质作用。她的父亲很早就注意到她有地质天赋,多次劝导她学习地质学,1885年,她第三次踏入威斯康辛大学的校门,成为地质系的一名硕士研究生,跟随Roland Duer Irving教授学习岩石学,并学会了使用显微镜。显微岩石学发轫于英国,繁盛于德国,特别是在1860-1880,一定程度上促生了火成岩石学作为一门学科的诞生。随后这门技术被美国人移植到了大西洋彼岸,Florence学习岩石学正是春光烂漫好时节。Irving对男女同校抱有很深的偏见,他不允许Florence去野外,而在当时参加野外工作是一名“真正”地质学家的必修课程,许多知识都是在野外现场教授。她被锁在实验室里,只能专注于标本与薄片,科学的研究精神没有充分体现。Charles Robert Van Hise未来的地质学大师,当时还是一名助教,对Florence帮助颇多。1887年,Florence获得了硕士文凭。

硕士毕业时,由于她的父亲与学校董事会意见不合愤而辞职,回到了家乡,Florence在当地一所大学教授科学与数学。两年后,她的父亲凭借个人关系联合以前的朋友、教授联名举荐Florence去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读博士。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是美国第一所按照德国教学模式建立的大学,只有在特殊情况下才招收女生。Florence虽然最终成行,但并非正式学生,她不在学生名册上,也没有资格获得奖学金与研究经费,就连做实验也需要交纳一定费用,她不用交学费,因为她压根就不具有博士毕业候选资格,上课时她只能坐在教室角落里的屏风后,以免分散男学生的注意力。她成了整个校园里唯一的女学生,一个不受欢迎的“墙内的敌人”,在与世隔绝中,专注于岩石学研究,在孤独苦闷中,悄无声息,茁壮成长。她的导师George Huntington Williams是美国岩石学界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是一名开明的人士,他对Florence生活关爱有加,学习倾囊相授,而且带她去野外,为了避免流言蜚语,恶语中伤,他带上妻子一起同行。在野外,她穿着长裙与紧身衣,不停地敲打岩石,路过的行人直盯着她看,并粗鲁地对她评头论足。她的博士论文工作完成的极为出色,正确地识别出马里兰州南部山区前寒武纪原先认识的沉积岩为蚀变火山岩,显然她已达到了博士毕业要求,在Williams不遗余力的奔走下,她被秘密推荐为博士候选人,并于1893年成为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第一位获得博士文凭的女学生,该学校直到1907年才向女生开放,1911年才授予第二个女学生博士学位。当她的名字在毕业典礼上被念出时,响起了一阵雷鸣般的掌声与欢呼声,但也有教师强烈抗议,认为一个女人获得博士学位会降低大学的声望。好人不一定长命,对她有知遇之恩,影响了她职业生涯走向的大力推手,她的导师Williams教授不幸因病于1894年鹤归西山,年仅38岁。

获得博士文凭后,Florence去了俄亥俄州立大学,来到她的地质引路人Edward Orton身边,主要从事实验室、野外与教学工作,两年后,她跳槽到了布林莫尔学院(Bryn Mawr College),一所专门招收女学生的小型文理学校,从此再也没有离开过这里。当她到达布林莫尔学院后发现学校领导根本不重视地质,认为地质只是一门辅助学科,对女性没有广泛吸引力,而且缺乏资金与场地,但在Florence心目中,地质是所有科学中最重要的学科,是科学中的珠穆朗玛。地质系只有她一名老师,新建立的科学大厦原本作为储藏间的四楼成了她办公与教学的地方,她不屈不挠,顽强抗争,通过以前的老师朋友很快收集了一套岩石与矿物标本,后来还获得了一台先进的显微镜,越来越多的学生被她的课程吸引,从单一的入门课程发展为一个完整的专业,渐渐有了一定声望。与此同时,她与校领导冲突不断,但坚持原则,据理力争,当校长威胁要砍掉地质系时,是她的学生自发筹集了750000美金帮助度过难关。

Florence并不满足只是成为一名课堂上的老师,她想成为一名野外地质学家,那是她喜欢地质的关键所在。她1894年加入了美国地质学会GSA,成为该协会第二位女性地质学家,并于1930年当选为该协会副主席。但Florence认为GSA依然难以满足她深入野外的雄心壮志,1896年她成为美国地质调查局USGS第一位被雇用的女性地质学家,在夏天进行阿巴拉契亚山Piedmont一带野外工作,在冬天进行样品分析及薄片镜下观察,除此之外,她还要承担繁重的教学任务。1907年,Florence利用休假机会去了德国海德堡,跟随Victor Moritz Goldschmidt(非地球化学之父)学习高级结晶学与矿物学,从此她与Goldschmidt成为一生的挚友,也是在后者的关照下,她有了一定程度的国际声望。在USGS工作期间,她一共发表了约40篇文章,出版了7本图册,许多成果经受住了考验,至今还有重要的科学价值。她的著作简明扼要,精辟有力,从不拐弯抹角。其实无论在谈话中,演讲中,还是写作中,她对那些迂曲的词句都没有耐心,她自己的讲话总是直截了当,甚至有些尖刻。她天生如猎豹,具有很强的地盘意识,绝不允许别人染指她的野外工作区域,她对某地区前寒武纪云母片岩的年龄解释受到了她以前两名女学生的强烈挑战,但她从容面对,以事实为根据,坚信她自己的认识正确,而最终结果也确实如此。

image.png

Bascom手绘镜下薄片(来自网络)

Florence在教学上的成功主要归结于三方面:对自己及学生设定的高期望目标,别致新颖的教学方法,学习过程中的快乐享受。在学生心目中,Florence以“严谨缜密、一针见血、始终如一”而著称。她的一个女学生在野外期间曾经提议晚点时间开始工作,遭到了Florence无情的回绝,后来这位学生非常感激早年接受的严格野外训练。Florence将野外工作深入引入到课堂中,这在那个年代是极其不寻常的,她无视女学生的社会规范,以男学生为模板来为她们设计课程,她还特别注意对学生新技术方法的训练。Florence学习地质乐在其中,这种快乐心情也潜移默化影响到她的学生,她多次重申地质的魔力所在,“追求真理的魅力不在于达到既定目标,而更多在于追求本身,一个人的心智、性情都会化为一股巨大的力量渗入其中,在探索科学深渊与心灵奥秘过程中,接触深不可测的事物就会获得超然的快乐!” Florence的教学方法培养出了许多在男性主导的学科中有竞争力的女性地质学家,有些更是赫赫有名,可以说,二战前多数美国有名的女性地质学家都出自她门下。

image.png

出自Bascom门下的美国一些著名的女性地质学家(来自文献1

在那个年代一个女人选择了科学意味着她放弃了婚姻与家庭生活,Florence选择专注自己的事业,终生未婚,她把全部的热情与精力都投入了地质身上,她所遭受的歧视与磨难难以想象,只有在黑夜里默默承受舔舐自己的伤口暗自疗伤。诚然,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总有一个默默支持的伟大女人,一个进入地质界的成功女人背后则需要许多男人的无私支持,她的父亲、博士导师Williams、生活导师Goldschmidt无疑是对她影响最为深远的三人。一个女人勇于闯入“公牛栏”,不怕铁蹄践踏,必然有着坚决果敢的性情与钢铁一般的意志,与不时而来的洪水猛兽做无情的斗争,地质的魅力让她甘愿飞蛾投火,冷暖自知,用自己的实际行动为女性提供地质学方面的平等教育,以消除科学领域的性别差异。今天来看,她对地质界的最大贡献已经不是她单纯的科学著作,而是将更多年轻聪慧的女性带入地质领域,为未来女性在STEM(科学、技术、工程、数学)领域开辟了道路。

image.png

Bascom进入地质圈有重要影响的男性导师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1928Florence从布林莫尔学院退休,1936年从USGS退休,她慢慢失去了记忆,花光了积蓄,1945618日在她的家乡威廉姆斯镇死于中风,享年83岁,同去的还有她博学而聪明的头脑,坚强而充满活力的个性。即使到今天,她依然常被人谈起,仍然是人们心目中催人奋进的楷模。

image.png

Florence Bascom 1915年站在钓鱼岩面对黄石湖沉思(来自图2

参考文献

1.R.M.Clary and J.H.Wandersee.2007. Great expectations: Florence Bascom (1842–1945) and the

education of early US women geologists.from C. V. Burek and B.Higgs, (eds) .2007.The Role of Women in the History of Geology. Geological Society,London,Special Publication,281,123-135

London, Special Publications, 281, 123–135

2. Jill S. Schneiderman.1997.Rock Stars -A Life of Firsts: Florence Bascom.GSA Today.8-9

3.E.B.Knopf.1946.Memorial of Florence Bascom. American Mineralogist ,31(3-4):168-172

4.I.H.Ogilvie.1945.Obituary:Florence Bascom 1862-1945.Science,102(2648)320-321

5. Florence Bascom: Groundbreaking Geologist by Kendra Knisley

https://explore.berkshiremuseum.org/digital-archive/florence-bascom-groundbreaking-geologist

6. I. F. Smith, 1981. The Stone Lady: A Memoir of Florence Bascom. BrynMawrCollege,BrynMawr, Pennsylvania




http://wap.sciencenet.cn/blog-115490-1286275.html

上一篇:金属矿床成因思想发展简史Ⅱ-黎明之光
下一篇:金属矿床成因思想发展简史Ⅲ-英雄岁月

11 周忠浩 张晓良 吴斌 徐义贤 李振乾 白龙亮 苏德辰 孙颉 冷成彪 朱志敏 王庆浩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9-20 18:4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