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曦
汉字与苏美尔文字相关的一些字例(18)---伪夏“太康失国”的历史真相
2018-11-9 08:02
阅读:530
标签:中国历史

           汉字与苏美尔文字相关的一些字例(18)---伪夏“太康失国”的历史真相

徐曦

前文(14)有介绍周人将商人史载中的阿卡德夏帝国历史移花接木到先商,从而伪造出“夏朝”,伪夏历史的着重点在其末期“夏桀亡国”,这段故事如前文(14)所言基本是照搬周人编造的商周恩怨,周人编造的“夏桀”一名则由文(15)中真实的虞朝君王AMAR-SUEN(即讹传的昌若)而来,从汉语习用语“傑出”和“桀骜不驯”两个截然相反的形容词也可看出中国历史长河中商族正史与异族伪史之间长期的无声较量。论及伪造历史,必须强调前文屡有提及的“利益准则”,古今中外绝大多数的历史伪造都是政权为了狭隘的统治集团利益而刻意所为,这些伪造基本是在真实史载的基础上对涉及统治集团利益的部分作删减替代和更改,民间个人多是为了钱财而伪造文物,没有刻意伪造历史的动机,况且非统一离散型的民间个人想要伪造历史的力量相比政权几乎是微乎其微,所以正确对待史载的态度应该既不是“疑古”也不是“信古”,而是分清民间和政权、商族和异族之间的不同,从“利益准则”出发将史载中与编史方利益相关的部分和利益中性的部分区分开,再作具体分析比较去伪存真。

从史载的“利益准则”出发,周人对伪造“夏朝”其他诸王的历史兴趣不大,多以三言两语抄袭打发,即便如此,也可看出其破绽,例如《呂氏春秋音初篇》曰“殷整甲徙宅西河,猶思故處,實始作為西音”,毕沅校正“《竹书纪年》‘河亶甲名整,元年自嚣迁于相’,即其事也”。而《竹书纪年》和《汲冢書》记载伪夏的帝廑(胤甲)“元年己未,帝即位,居西河,四年,作西音”以及“胤甲居於河西”。前者对商王河亶甲迁都和作西音的因果关系交代得十分清楚,后者则明显是对前者(甚至包括名字)的抄袭伪造,从出处《呂氏春秋音初篇》可以判断这个破绽的暴露是由于周人销毁商族史册时忽略了音乐类册典。 另外需要说明的是,《竹书纪年》本身是魏王在周人伪史基础上继续篡改的作品,但像居西河和作西音这样的利益中性事件魏人没有篡改伪造的动机,很明显是周人伪造夏朝的原作,《史记夏本纪》将这一段单独剔除应该是司马迁发现了这一史载矛盾而为。若说周公伪造夏朝是为了维持其殖民统治,那么其篡改之前的商族三皇五帝史载则完全是出于歹意,当孔子阅读到这些文献时,以《山海经》为例,必然发现大量的歹毒荒唐矛盾破绽之处,最终“孔子删书断自唐、虞,则唐虞以前孔子得而烧之”。

伪夏另外一个有详细记述的历史事件是所谓的“太康失国”, 以下具体介绍周人这个编得绘声绘色的故事其实是完整抄袭自阿卡得夏帝国萨尔贡(炎帝)篡权起家的史载。

前文(17)介绍的禅通纪结束于推翻了Third Uruk(第三唐邑王朝,也即阴康)的阿卡德夏帝国,Third Uruk的君王名为Lugal-Zagesi(王“界归司”,伪夏历史中后羿的原型), 苏美尔史载其人初为Umma(有穷)的君主,后夺取了大国Uruk唐的王位,关于其人的出土文献不多,主要是亳国出土的The Man of Umma文献(CDLI 222618)专门记载了其战争暴行。苏美尔邦国之间争战为常事,这些争战类似绅士决斗通常遵循一些基本的规则与礼制(也就是后来中国春秋时期宋襄公坚持的交战规则的源头),例如对待战俘、平民、敌方尸体、城市与宗教设施等的处理方式(见亳国“颛顼”的The Vulture Stele),但异族Lugal-Zagesi完全置这些规矩于度外,特别是对民众和城市进行大肆掠夺和摧毁,因此受到专门的著文记载和诅咒。Lugal-Zagesi的亡国因为联与著名的萨尔贡炎帝(伪夏寒浞的原型)的篡权起家而广为人知,由于萨尔贡一世是阿卡德夏帝国的开创者,因此留下了相对多的经过其粉饰包装的传说。

关于萨尔贡最重要的文献是1974年在Nippur(《山海经》里的武夫之丘)出土的The Sargon Legend,记载萨尔贡在Kish昊国的君王Ur-Zababa(伪夏历史中的伯明后,ba4即是汉字“白”,可作伯和明之意)手下担任近侍,提及Ur-Zababa欲杀萨尔贡不成之后,派遣萨尔贡去送信给Uruk唐国的君王Lugal-Zagesi,信中要求后者杀掉萨尔贡,文献记载到此中断残缺,结尾如下:

1.

dam! lugal-zag-ge4-si-/da\ /im\-[…]

偶大人“界归司”……(“界归司”王的配偶……)

2.

nam-munus an-dul3-eš2 mu-ni-ba X […]

隹女亢……(女子……蔽护……)

3.

lugal-zag-ge4-si kiĝ2-gi4-a nu-[…]

大人“界归司”差不……(“界归司”王不……差使)

4.

ĝa2-nam-ma šeg12! e2-an-na-še3 ĝiri3 mu-un-/gub\

且让磚宫天向足立   (“且向着磚砌的天宫站立”)

5.

lugal-zag-ge4-si šag4-ga-ni nu-un-/zu\ ugu kiĝ2-gi4-a nu-mu-un-dug4-dug4

大人“界归司”心厥不知,兀差不言语(“界归司”王还没有与差使说话,并不明白)

6.

en-na ugu kiĝ2-gi4-a na-mu-un-dug4-dug4 igi dumu nun ba-an-da-bad

迨兀差勿言语,目子王开   (差使一开口,他就明白了)

7.

en-e u8 bi2-in-dug4 saar-ra ba-an-da-tuš

君迺呜曰沙于处(“界归司”王坐在尘土之中呜呼哀哉)

8.

lugal-zag-ge4-si kiĝ2-gi4-a-ar im-ši-in-gi4

大人“界归司”差于覆(“界归司”王就回差使说)

9.

kiĝ2-gi4-a šar-ru-ki-in gu2 nu-mu-un-/sig10-sig10\

差萨尔贡服不(“差使萨尔贡不顺服”)

10.

gam-gam-ma-ni šar-ru-ki-in /lugal-zag?\-[ge4-si …]

屈厥萨尔贡大人“界归司”……(萨尔贡屈身顺服之后,“界归司”王……)

11.

šar-ru-ki-in lugal-/zag\-[ge4-si] […]

萨尔贡大人“界归司”(萨尔贡……“界归司”王)

12.

a-na-aš-am3 /šar\-[ru-ki-in] […]

何萨尔贡……(为何萨尔贡……)

    后世传说萨尔贡与Lugal-Zagesi的妻子私通而杀Lugal-Zagesi篡权,以上文献中断残缺处的确流露出这一传说的可能性。这位后来成为萨尔贡妻子的史上著名人物名为Tashlultum(tasz3-lul-tum),刻有其名字的石膏碗如今收藏在耶鲁大学博物馆,其名tasz3为“诅”,lul为“狐/鹿”,tum为前文(3)所示的“夭”,合起来就是“诅狐夭”,与中国史载有如下对应:

·      《太平御覽》载“神农娶奔水氏之女曰听訞”,《山海经》载“炎帝之妻赤水之子听訞生炎居……后土生噎鸣”,这位炎帝之妻“听訞”与“诅狐夭”对应,而后面这位炎帝后裔“噎鸣”则对应寒浞之子“豷”,前文(13)有提奔水/赤水即底格里斯河;

·      《楚辞天问》里“浞娶纯狐,眩妻爰谋,何羿之射革而交吞揆之?”的“纯狐”对应“诅狐夭”,与上一处对比也说明虚构的伪夏“寒浞”就是真实的神农炎帝(周人选择“寒”字应是与炎/赤帝的“炎”对应,选择“浞”与“赤”对应);

·      “诅狐夭”与萨尔贡有一个女儿En-hedu-ana是夏帝国著名的女祭司,对应《山海经》里“炎帝之少女,名曰女娃。女娃游于东海,溺而不返,故为精卫”;

·      “诅狐夭”与萨尔贡有两个儿子相继为王,对应《左传》“浞因羿室,生浇及豷,恃其谗慝诈伪而不德于民”,第一个儿子ri2(邑)-mu(木)-usz(立)对应“居”字,也就是《山海经》里的“炎居”。

下面就各具体条目将伪夏太康失国与苏美尔历史作一一对应比较:

·      Lugal-Zagesi的祖父Il原是Umma有穷国北方近邻Musz3(玄)Ab(扈)的祭司,著名的Cone of Enmetena记载Lagash亳国君王“颛顼”Eanatum击败Umma有穷国之后,Il趁机夺取了Umma的王位,对应《左传》“昔有夏之方衰也,后羿自鉏迁于穷石,因夏民以代夏政。”

·      关于Lugal-Zagesi如何夺取唐国王位,已知的苏美尔文献稀少含糊,似乎是政变之作而没有涉及战争,可以确定的是Lugal-Zagesi最终窃取了唐国王位,对应《史记》“太康尸位,以逸豫灭厥德,黎民咸贰,乃盘游无度,畋于有洛之表,十旬弗反。有穷后羿因民弗忍,距于河”;

·      根据《左传》“寒浞,伯明氏之谗子弟也。伯明后寒弃之,夷羿收之,信而使之,以为己相。”可以判断上文The Sargon Legend残缺部分应是讲述萨尔贡利用担任出使的机会,投靠Lugal-Zagesi而担任了大臣,所谓“谗子弟”应指萨尔贡本是Ur-Zababa伯明后的近侍,而汉字“侍”本意是cupbearer斟酒人,在异族朝廷如夏人以及后来的巴比伦人,近侍相当于宰相。将来会谈到在苏美尔朝廷,宰相被称为luh(儒) mah(冢)由文人担任,这也应该是儒家的起源;

·      《左传》载“乐正后夔取之,生伯封,实有豕心,贪婪无餍,忿类无期,谓之封豕。有穷后羿灭之,夔是以不祀。”所谓朝廷官员乐正生伯封这样的故事明显不符合当时苏美尔被分为诸邦国的历史,是周人为了伪造一个大一统的夏朝而编造出来的,此乐正应该是某邦国的国王,甚至有可能就是Kish昊国的君王Ur-Zababa,他是著名的Kug Bau(昊英女皇氏庖娲)的孙子(Kramer, 1963),家族正好三代,被灭国后“是以不祀”。Lugal-Zagesi对应汉字“界归司”或“界理司”,疑被简化为“封”字,也对应这里对伯封的负面描写,Sar-ru-ki-in(萨尔贡)的汉字其实对应“羿”,周人在伪夏历史故意把这几个名字搅乱着用,将来会另文澄清被周人故意混用的商族祖先之名如祝融、颛顼、喾等。另外周人在这里和《山海经》选用如前文(9)所示“喾”相关的,明显是出于歹意,也证实周公冒充为“喾”子孙

·      《楚辞天问》载“浞娶纯狐,眩妻爰谋,何羿之射革而交吞揆之”,《左传》曰“浞行媚于内而施赂于外,愚弄其民而虞羿于田,树之诈慝以取其国家,外内咸服。羿犹不悛,将归自田,家众杀而亨之,以食其子。其子不忍食诸,死于穷门。”对应流传的萨尔贡与Lugal-Zagesi的妻子私通而杀Lugal-Zagesi篡权的传说;

·      王后Tashlultum是阿卡德历史上著名的传说人物,《左传》载“昔有仍氏生女,湛黑而甚美,光可以鉴,名曰玄妻乐正后夔取之,生伯封”,这位“玄妻”应该就是上一条目《楚辞》里的“眩妻”,也就是说Tashlultum被Lugal-Zagesi所霸占之前已为人妻且育有儿子。

根据对文献The Sargon Legend内容以及与伪夏史载的比较,可以判断此文献明显为萨尔贡伪造历史的宣传品,根据史载的“利益准则”,对两者的记录进行综合考量而去伪存真,可以大致勾画出如下更加接近史实的轮廓:

   Lugal-Zagesi窃取大国Uruk唐之王位后,综合Uruk唐与Umma有穷之国力,对另一大国Kish昊发动攻击,Kish昊国国王Ur-Zababa派遣其近侍萨尔贡去与Lugal-Zagesi谈判,萨尔贡则暗中背叛主人投靠了Lugal-Zagesi,之后回到Kish里应外合灭亡了Kish昊国(萨尔贡以近侍cupbearer身份谋杀Ur-Zababa易如反掌)。之后Lugal-Zagesi强行霸占了Ur-Zababa的妻子Tashlultum,投靠新主人而担任大臣的萨尔贡借机与Tashlultum私通,合伙谋杀了Lugal-Zagesi而使萨尔贡最终登上了王位。另一种可能是Tashlultum为另外一个被Lugal-Zagesi所灭之邦国的王后。无论哪一种可能,萨尔贡都不是至今还在传说的经过其自我粉墨包装过的那种英雄人物,而是两度叛主求荣且两度弑君的阴险诡诈之徒。Tashlultum誓为亡夫亡子报仇的精神可嘉,可惜的是她一辈子认贼为夫(相比较商人孔子一辈子认周贼作父,但至少死前七天被祖宗提醒而有所醒悟),也许直到今天这篇网文才知道她后来的丈夫萨尔贡的真正形象,甚或就是杀她丈夫的凶手。这位奸猾的夏人萨尔贡后来对整个苏美尔包括亳国和周边地区进行侵略屠杀,建立了人类历史第一个血腥的中央集权帝国阿卡德(夏),以此为标记,人类历史就此结束禅通纪,而进入一个残酷血腥的帝国时代第十纪疏仡纪。

后记:倘若萨尔贡的确是杀夫凶手,命运就实在是给Tashlultum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冤禽精卫填海的故事似乎是为她所标准打造,所谓“发鸠之山”不就是指萨尔贡鸠僭鹊巢吗?),好在精卫填海,应该是到今日为止功成圆满。本人认为这就是历史研究的最高价值所在,冥冥之中一切都在掌控之下,时间到了历史真相的书卷就会徐徐展开,而照2017年奥斯卡最佳动画片Coco“寻梦环游记”的说法(对历史有兴趣的应该去看看这个电影),真相大白之日也就是伪造历史之歹徒如夏人萨尔贡、有夏周公之流罪行暴露而被定罪伏法之日。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徐曦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wap.sciencenet.cn/blog-1141424-1145299.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下一篇
当前推荐数:0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2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