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宗明
在美国当教授30年的“喜怒哀乐” 精选
2020-11-20 07:32
阅读:9557

今天,2020年11月20日是我在美国做教授30年纪念日。

NDSU.jpg30年前的今天,我内心揣着一个雄心,带着极大的恐惧和不安,从康纳尔大学去了北他科塔州立大学(NDSU),赶在我31岁生日前,开始了我的教授生涯。如了中国人“三十而立”的愿望。今天回头看,一切似乎就在昨天!很多事仍然历历在目。在那儿呆了近11年,挪到现在的田纳西大学(UTK)至今。

拿到这个教授位置,说起来对我自己也是有点不可思议。我的第一份教授工作—作为教师节礼物送我导师和老师们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40979-1197372.html)叙说了细节。今天还是忍不住再看一遍。最近不知道怎么从家里翻出来一个当时的帽子,最初我入职是的系:Department of Horticulture and Forestry.

30年的喜:教授这个位置无论在那儿,还是一个比较受尊敬的工作。尽管赚的钱并不多,但是稳定,基本做自己想做的事:研究、教学、社会服务,有很多可塑性。带研究生做科研,探索和解决科学和实际问题一直是件非常愉快的事,有时也非常具有挑战性。也是我熬到30年的一个“动力”。在NDSU有一喜,获得“州林业教育奖”,在UTK,也有一喜,2012年入选美国园艺学会会仕。在美国能“混”个“会仕”荣誉,也算进入学术圈的顶层了。

30年的怒:在两个不同的学校都遇到非常差的顶头上司。尽管他不能解雇你,但可以让你的日子很不好过!离开NDSU就是因为无法容忍当时的系主任。多年前差点从UTK辞职也是一样,只是坚持了一下,院长的鼓励使得我留下来了。这种事,其实那儿都有,只是不同程度罢了,也看你自己的容忍度和跳槽的能力。总的说,这种“怒”还是比较短暂的。哪有一份工作是100%依着你的呢!

30年的“哀”:到了最近6年,一直想去突破华人在美国农学院的天花板,申请过多次系主任的位置,佛罗里达大学,北卡州立,马里兰,佐治亚,普渡,面试过几次,都差一点,有一个能欣赏的伯乐在哪儿都是非常重要的!“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啊!几年过去了,现在好几个学校希望我去申请,我已经没有了兴趣了。原来有“天时、地利”,缺一点“人和”,现在是我自己没有了这个“人和”了。新的挑战就在眼前,会更加兴奋,更有持久的影响。我和我的同事和朋友说,这个“任务”交给你们了。哈哈。如果我继续走这条路,相信一定能走通,这是我自己现在不想了。到也算不上“哀”。

30年的“乐”:做教授最大的“乐”就是自由!自由学习,几乎自由决策,学术会议自由参加,全世界那儿基本都可以自由去,只要有研究经费。一年有不少假期,旅行一直不是问题,和人交流学术,交朋友。拿到长聘(tenure—终身聘请),升到教授,哈哈,就是一个自由身。做什么,基本靠内力驱动。外力基本没有什么用。在美国园艺圈子里,特别是这些年做《园艺研究》期刊,国际朋友一大堆。这些年在国内也有不少学生,在这儿也有不少访问学者,虽然在美国不说桃李满天下,两边加起来也有近100个。过年过节,大家发给微信,送个邮件问候一声,在中国教师节收个学生们的集体小礼物,大家都叫你一声“程老师”,那才叫开心,叫“乐”!

2021年,开始一个新的十年。我将一切重新开始。新的喜怒哀乐。下个月的年终总结再报。

程宗明

2020年11月20日 Atlanta GA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程宗明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wap.sciencenet.cn/blog-1140979-1259103.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88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29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