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宗明
我的第一份教授工作—作为教师节礼物送我导师和老师们 精选
2019-9-10 09:22
阅读:10452

1985年去美国康纳尔大学读硕士,接着读博士。我们这批学生原本都是要学成回国的。但由于一些历史原因,这批人大多数都留在美国了。留下来后的最艰难的是找到第一份工作。总要有个“饭碗”吧。我的第一份工作倒还非常顺利。

大概在1990年4月,我看到北达科塔州立大学(North Dakota State University)园艺和林学系招聘一名助理教授的广告,工作职责是教植物生物技术和林木育种,而科研是做防护林树木育种和生物技术—北他科塔地处美国中部最北部,大平原,有很多防护林。我的博士论文是做葡萄育种和生物技术的,如果将葡萄换成林木,一切都非常匹配。看到这个广告,我就心动了。想去申请。但是,当时我的毕业论文还有1/3的实验没有做完,论文一个字还没有写。不论怎么算,无论怎么拼,看来也不可能完成。而且我的导师(Bruce Reisch教授)还在加州学术休假一学期,又得不到他的指导。但是这么匹配的工作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最后还是我太太鼓励和坚持:申请了拿不到,你又不失去什么,可以预演一下申请过程。尽管我还没有准备好,我的导师还是非常支持。所以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非常感激他的支持。他给我写了非常强的推荐信。

但是如何申请,却是一窍不通。那时的英文差得不可思议!幸亏我的同学Ian Merwin刚刚得到了Cornell大学的教授位置,我把他的申请信拿来,依瓢画葫芦。1990年还只是电脑刚刚开始的时代。我花了1000美元买了一个苹果第一代电脑,软件在一个盘上,插入后,转到桌面,才能打字,完了再存到移动盘中。那时打字非常慢,怎么写好一份申请信也不知道。结果一个申请材料差不多花了一个月晚上的时间—白天做研究!那时,因为大家都刚刚可以留下来,大家都不愿意告诉别人,自己在找工作,更不用说我完全没有准备好!大家会觉得你是“想吃天鹅肉”。谁知道,五月底寄出申请材料后,六月中旬就接到邀请面试的电话,已记不清那时是否已有电子邮件了,好像是邮寄的信件。

收到邀请面试的电话,我挑了一个最晚面试的时间,7月中旬,这样给自己最多时间准备。那时准备一个学术报告不像现在用PPT,说改就改,研究成果要拍成幻灯片的形式,文字也是,一旦发现错别字,就得重拍一张,然后把整个幻灯片放到一个圆盘的圈里,像放电影一样,如果一张幻灯片不对,或要调整,整个盘就要调整,所以非常耗时间,我的面试的学术报告,就给倒来倒去到了几十下。不少片子还是做了好几次才最后定稿的。

除了导师外,这里我特别要感谢我的导师的同事John Sanford教授的指导和帮助。因为我的导师在做学术休假。我就去找他咨询。我的博士论文有三大块,但总感觉不能连成一个完整的“大故事”。我去问John,他坐在椅子上,脚翘到办公桌上,拿着一个记事本和一支笔,边听我说,边画这图。我感觉他好像都没有认真在听。等我讲完,他把我的报告的时间安排,内容布局和链接已经用一个时钟的盘画好,然后对我说了他的提议。听他一讲,我是茅塞顿开!心想,教授就是教授! Sanford教授画的钟面图我一直保存着。这也是我常常给别人做学术报告时的建议。所谓师传,就是这样的!

顺便说一下这个John Sanford教授。他1980年同时和我的导师来到Cornell大学的位于Geneva的农业试验站,我的导师做葡萄遗传育种,而John则做草莓的遗传育种。他们开始好几年一起合作发过多篇论文。但John却更“不守本分”,喜欢探索未知的科学问题和解决重大技术问题。他最早提出pathogen-derived resistance (源于病菌的抗性),并最早做出发表在Science上的叶绿体转基因的研究成果。最大的发明是“基因枪”,一种和枪一样的原理将基因打入植物细胞的遗传转化技术,发表在Nature上。这个专利转让给了杜邦公司,是Cornell建校以来到那时为止最大的一个。转让专利时,还给自己留了一部分,观赏园艺植物的转基因育种,他用获得的专利费和这部分专利特权开了一家公司,以后又转手卖了一大笔钱。非常“遗憾”的是他还是副教授时就退休了,也不要正教授的头衔,就集中精力经营自己的公司。自己的公司卖了,又全心全意传教,他要“Feed my sheep”,把自己比喻成Peter,要帮助耶稣“喂我的羊”。大概1997年我回Cornell去访问过他一次,很多访问的细节已经记不清了。刚上任第一年,我在北他科塔州立大学还和他合作申请了一个农业部的科研项目,可惜没有中,但其idea还是非常超前,因为几年后和我类似的想法就发表了。

幻灯片做完后,然后就是练!如何做好一个学术报告,还是非常有讲究和技巧的。非常荣幸的是,我的一个同事,植物病理学的胡晋生博士已有几次面试的机会,他给我提了很多意见。他同时也有一个夏威夷大学的面试,正好我们一起准备。因为他之前已面试过几次,有经验,我们一起练。那时,我们用摄像机把整个报告录下来,回放,看有什么问题,因为我的英文非常差,真的非常差,我就把报告的内容全部写下来,然后请我的我的美国朋友读出来,录音下来,然后每天开车来回Ithaca和Geneva之间,就在车子里放,然后跟着大声读出来,这样很多次后就把整个内容全部记下来,但听报告的人并不知道我是背下来的,听起来英文挺“溜”,这样整个过程准备了三个星期,报告内容背得滚瓜烂熟,报告实战练习了大概有20遍,请同事和朋友提意见,提问题,一次一次地改进。

除了精练学术报告,还要准备一堆在面试过程中要问到的问题,从科研、教学培养学生、到合作、推广,从短期目标到长期目标,还有吃饭时会问到的一些“题外”话题—能体现你的交流能力。除了准备被问的问题外,还要准备问他们问题,如终身聘请的要求,学校对国际合作的看法,等等。

教授的面试都是由学校负责购买机票和负责食宿。整个面试过程一般1.5-3天,视学校的知名度。我去面试是夏天,好像是7月下旬,正是Fargo(法戈)最好的天气。飞机因雷电延误了几小时,到达时系主任来接我,和我一起吃晚饭,给我介绍NDSU的历史、现状和有关情况、这个工作的来龙去脉和工作职责、要求。其中最主要的一个要求就是要在12月初来上一门当时他们系非常重要的课,一门生物技术的课,这是他们生物技术专业的必修课。对我来说,这门课我在Cornell上过,所以没有问题,只是12月初要来上课,让我心慌得很,因为我的论文实验还有三分之一没有做完,论文一个字还没有写,更不用说修改和答辩了。

整个面试过程非常顺利!我是第二个面试的,在申请人离开时,都会有个exit(回程前)面试。系主任问我:“如果现在给你offer,你来不来?”我听了之后,心里想,哪有第三个还没有面试(第三个在我离开前一晚到达),就把工作给我的道理?说明我确实面试得非常好!我想了想(心里美滋滋的!),说,虽然我还没有毕业,但Cornell的生物技术领域是全球领先的—但是确实是世界领先 -- 毫不夸张,那时Cornell近几十年来最辉煌的时代(全球闻名的基因枪,三个科学院院士)-- 我可以任意去一个名校做个博后,然后去一个著名大学做教授,但是,如果您能把这个位置给我,我一定会来,因为我想建立我自己的实验室,施展我的才能。其实说的时候,我内心还是很虚的,因为在美国怎么做一个教授,我是一点底都没有!但还是硬着头皮说没有问题!你说那时还能怂吗?毕竟是Cornell的准博士!有什么学不会的啊?那时Cornell排名第十名,而NDSU排到200左右,这落差?所以在我离开时,我已经知道我拿到offer了!

但是,回到Cornell,朋友问我面试得怎样,我还是说一般一般(担心拿不到怕人笑话!)。万一不给呢?回来后一周,我带山西果树所的付润明老师去美国农业部的总部参观访问,那是七月下旬,也就是我面试后约两周,系主任Arther Boe打电话给我,正式通知我工作给我了!而我不在,没有收到即时电话!等我回来时,系里通知我赶紧给他们打电话!我是一面非常激动,一面非常心慌—心想还有三个多月,我怎么才能完成我的毕业论文研究和论文写作及答辩?但是,不论怎样,我不能错过这个机会!船到桥下自然直!我就答应了,然后又花了两周时间和他们讨价还价,一是工资,从$35000涨到$36000,要了$15000的启动经费,那是他们能提供的最好的条件了,然后定了去上班的时间,1990年11月20日,离我的31岁生日还差两天,圆了中国人的“三十而立”的愿望:成家立业!

关于美国大学教授招聘和面试的详细过程,请见我的科学网2014年的几篇博客:美国大学教授面试日程样本—一个教授候选人面试2-3整天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40979-785481.html美国大学教授面试2--学校和候选人,谁挑谁?挑什么?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40979-785783.html

美国大学教授招聘3:面试以后的过程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40979-786142.html

当然,现在申请一个教授要容易得多。一是现在像我们这样的“过来人”很多。我申请成功后,一下子门庭若市,大家都来“取经”,你如何如何申请成功的,要注意什么,“秘诀”是什么,当然我都毫无保留地和大家分享,一直到现在,还有不少人找我咨询,请我提建议和意见,请我看PPT,等。

当我得到这个第一份工作,是我的第一个申请,第一个面试,我的朋友圈一下子躁动起来了,哈哈,程宗明“这小子”,什么本事一炮就打响?尽管这个学校不算牛,但毕竟是自己建实验室,自己做PI-principal investigator,美国tenure track教授的另一个别称,有别于Research Assistant professor (研究型助理教授—不是稳定工作)。开了先河,吃了螃蟹。对于大陆来的新一代学者,我是极少数的极早期的找到教授位置的留学生。尽管学校不算著名,但教授位置就是教授位置。这是大陆研究生在园艺领域的第一个助理教授位置。怎么完成我的博士论文的,下一个博文继续。

程宗明,2019年9月8日。Louisville,TN,USA


相关专题:导师与学生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程宗明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wap.sciencenet.cn/blog-1140979-1197372.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42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12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