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xcar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oxcar 学了物理而没有搞物理 却自觉不自觉地用物理

博文

“最”好,“醉”不好 精选

已有 3702 次阅读 2011-9-4 10:19 |个人分类:科学网|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媒体, 关注, 比较, 突出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02DocumentNotSpecified7.8Normal0

身材倍儿棒(有图为证!)【1】,吃嘛嘛香的赵明兄最近这段时间经常能以带有排行榜/列表的“比较级”博文一鸣惊人并已N多次置顶。今天早上,赵兄再次推出一篇“最高级”博文——全国最年轻的博士生被北航录取!【2

说实话,俺很佩服这位10岁上大学、13岁读研究生、16岁读博的张炘炀同学。【看他的名字,似乎比经常在热门区一直很火的“三火”老师张焱略差了一点儿,可为“张二火”。】但是,每次读到带有“最XX”这样的字样,特别是“最年轻”字样的报道时,我总有种异样的感觉。不是因为我自己已然不年轻了,也不是因为自己极少夺得最优、没多少机会被以“最XX”冠名,只因我们读到过《伤仲永》这样的文章,也看到过太多被媒体闪耀的镁光灯、广大人民群众满怀期待观望甚至窥探的目光“烤焦”了的天才。所以,我对这条消息的评价是,“最”好,“醉”不好。

一个人若能被以“最”冠名(那怕是“最坏”),都是很值得其骄傲和自豪的,这社会和他人是对其天赋、努力奋斗和担当(那怕是当最“坏”的“蛋”,也是需要非常强悍的心理素质的)的肯定甚至褒扬。这种“最高级”的评语,一般都是在经历了一番评比之后做出的,这种评比有时很容易做,例如比“最年轻”或“最年长”,只要在同级别的人群众查对档案资料看年龄即可。基于其他不可量化的指标,找出“最”来比较傲难,主观性稍强,评比结果也不容易被众人认可,往往“公说公的理”(未必一定是公理),“婆说婆的理”(也不见得是破理),媳妇儿子即使不说,其实肚子里也各有各的道理。但是不管怎样评比,只要一个人被冠以“最XX”的评价,他(或她)就有名了,而麻烦一般都在这种成名之后发生。

有个名句子,大概的意思是“做人难,做名人难”云云。人一旦做了名人,就会被关注,在媒体发达的时代里,就会面临无数次媒体的采访和报道,甚至被以非正式的方式报道(例如被人用手机拍下生活照,然后迅速出现在某个人的微博上)。这么一来,生活恐怕将不再平静,要想再恢复宁静,只怕要把“日子”过成“月子”(像坐月子的产妇一样深居简出,封闭在一个密不透风的环境里)。如果好点儿热闹,倒是也有不少机会可以让自己抛头露面,频繁亮相在媒体和公众面前,然后沉醉于其中。

对于娱乐圈的明星,没有消息报道就是最坏的情况,所以宁可自己主动曝光,也要维持足够高的曝光率,对他们来讲,做到人们眼中的“最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醉”身于娱乐媒体的追逐之中,确实最现实的考量。然而对于做学问的人,努力追求最高、最卓越是他们的目标,这需要异常清醒的头脑和宁静的心灵,如果一旦“醉心”于名利,被太多媒体新闻所笼罩,被太多领导和群众给予超出正常水平的关注,其事业的发展难免受到不利的影响。这就是我要说的——“醉”不好!因为“醉”了的人,脚下往往不大稳当,更容易掉进陷阱里。(参考前几天吴飞鹏老师那篇打油体的博文——“写给天才的你——别掉进陷阱里”【3】)。

参考:

【1】 赵明:都是蒋叔惹的祸,anonymity先生看过来(女士慎入)

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40615&do=blog&id=482523

【2】 赵明:全国最年轻的博士生被北航录取

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40615&do=blog&id=482711

3】吴飞鹏:写给天才的你----别掉进陷阱里(打油体)

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51814&do=blog&id=481688



http://wap.sciencenet.cn/blog-111635-482747.html

上一篇:“博士后”的“流”与“动”
下一篇:鸡蛋生问题:先有骗子?OR先有受骗者?

22 方庆林 蔣勁松 吴飞鹏 刘立 赵明 刘洋 张焱 陈儒军 武夷山 陈安 于锋 唐常杰 诸葛淑媛 赵东雅 曾新林 苗元华 赵凤光 曹广福 杨正瓴 王铮 许培扬 dulizhi95

发表评论 评论 (2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2 20:5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