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焕中医生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hihuanzhong

博文

下水非得生炒

已有 1072 次阅读 2021-1-22 11:16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今天的周例会下午5点才开始,我锁上办公室门时已是6点。作为防控新冠肺炎疫情的措施之一,医院召开周例会采用网络视频形式,效果甚好。我唯一担心的是,有个别不很优秀的人登录之后就去偷干别的岔事包括上网关注代孕费用等,从而不及早将会议精神贯彻到每一个职工。那是非常不好的一件事。

正要掏出门禁卡,便遇见血管外科任何时刻都彬彬有礼的李大夫打开办公区的大门以锦衣卫的敏捷身段走了进来。每次在路上邂逅李大夫,我都恨铁不成钢地期待自己能拥有李大夫那样的谦逊儒雅。他热情奔放问我:“今晚您要炒什么菜?”我笑吟吟地回道:“真有些好菜呢!”

我宽广的臂膀上挎着一个沉甸甸的购物布袋,布袋里套着两层购物塑料袋,里有两只顺义大山深处人家饲养的土鸡,还有一个切自适龄母猪的胃。鸡是老罗专程进山去向老阿婆买的,他说“保证是土货”。母猪的胃是老罗在菜市意外发现后注大资抢购而来的,他说“一看就没泡过水”。我在本地吃过猪下水,都极度难吃,连广西大厦的那兰酒楼出售的“老友炒猪肚”用的都是卤过的棉烂熟食,永远缺乏脆感。

最让我家人民放心的是,顺义不属于高风险地区。进货的老罗以及奉父之命送鸡送肚到朝阳医院的儿子均不属于密接者的密接者,可以放心戴着口罩谈笑风生和握手接货。我兴冲冲地扛着新鲜好货回家,立马将两只看起来真不是吃饲料长大的鸡大卸八块冻存于‒18度备用。现在讲究科学饮食,不能吃太多,吃多了容易长肚板油,既不健康也不雅观。

印象中,这是我美丽人生履历中的第二次生炒猪肚,心情颇为激动,毕竟是好东西,糟蹋即是罪过。尽管刀功干净利索,但炒功不够炉火纯青,最终成品有点儿硬,不好嚼。好男人开车最怕有个嘴贱的人在副驾驶位上提醒看路标别把油门当刹车踩下去。同样的情形,里外全优的男人掌勺就怕一个生娃不急拍姜急的人在旁边提醒一定要煮熟。无疑,我是一个撸瑟,毁了罗家父子的一番好意,同时亲手葬送了自己的一夜口福。我想,今天世界上至少有两个男人精神极端萎靡,一个默默地离开了椭圆形办公室,另一个活生生地把来之不易的好肚子炒老了。

个人觉得,猪的消化系统最不吃的器官是脾脏,满满的都是淋巴细胞,看着就想让人想到细胞因子和脾周假性窦道,实在没啥吃头。第二不好吃的是肝脏,倒不是因为乙肝、肝硬化腹水或梗阻性黄疸等诸如此类的医学名词,完全是味道不合心水的事。年轻时代有一次相亲,县城芦墟老屋街有一户人家对本杰出青年十分满意,第一餐饭准岳父就用长杆从屋檐撩下一条腊肠。肠内容物为猪肝和瘦肉很有层次感地卷曲而成,有一个我平生唯一一次听说的“金钱肠”雅名,味道好使得。太可惜,那门亲事没谈拢,不然还能享用更多别的美味。

猪肚算不得下水之中的第一好,静脉经常曲张的贲门部尤其不佳;幽门处够厚,生炒不过火的话也还行。我当住院医生的时候在消化内科轮转值夜班,最怕的便是碰到消化道大出血,其原发病因不外乎两个:一是肝硬化合并胃底静脉曲张破裂,二是胃十二指肠溃疡。当年的手段十分有限,主要的抢救措施是插入三腔管压迫止血、静滴脑垂体后叶素、大量输血等三招。很多人管子还没插到胃就休克死了,生还者只占少数。胃十二指肠溃疡大出血来势稍微缓者急送普外科行胃大切,可能还有活路。现在好了,由于乙肝疫苗以及神药洛赛克的应用,上述情况变得极为罕见。纵然发生消化道大出血,胃肠镜能挽救几乎所有非终末期患者的性命。

只要是在广西,任何一个城市的大排档当街售卖的酸菜炒大肠都是极品,那里不使用煮过的结肠,都是生炒。小肠只能白灼,其他搞法都不中。阿炳说在扶绥县城有一摊将多种生料包括猪颈肉、腋窝处肥肉和下水一块儿大锅炒,特别值得垂涎。在我看来,油炸直肠和肛周也别有风味,广西人称之为“七寸”,吃过都说好。



http://wap.sciencenet.cn/blog-109342-1268393.html

上一篇:实在撑不下去了

11 郑永军 唐凌峰 段含明 尤明庆 姚伟 黄仁勇 刘钢 文端智 周忠浩 范振英 苏德辰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2-27 00:5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