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lyang 求真务实

博文

创新论文真的很难发表:三个例子

已有 1866 次阅读 2020-11-25 13:32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一切真理开始时总是在少数人手里,总是受到大多数人的压力。这是一个规律。

为我国2070年开始的诺贝尔科学奖“井喷”清除障碍、铺平道路!

客观规律是客观的;独立于人而客观存在。

不是由于有意压抑,只是由于鉴别不清,也会妨碍新生事物的成长。

                                                  

创新论文真的很难发表:三个例子

           

   科学网等语境下的“创新论文”,实际是指“原创成果”;而不直接是“论文”自身。
   这个语境下的“创新论文”真的发表难吗?
   历史告诉我们:真的!!

   科学网等语境下的“创新论文”,具体可以细分为:
(1)
理论性成果,就是“创新论文”本身。
(2)大型实验性成果,通常转换成了“经费申请”。
(3)半实验半理论性成果,同时表现为“经费申请”和“创新论文”本身。

             

一、原创难发,有大量的的实证研究

(1)同行评议的局限性和改进之策
http://www.casted.org.cn/channel/newsinfo/7562
       
(2)Zenas 公理:他人类似观点(汇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221692.html
        
(3)Zenas公理,到底是谁提出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225837.html
      
(4)近几十年科技处在相对停滞期,这些诺贝尔科学奖大都是些“水平平平”的结果。
   董洁林,2015-06-05,创新与未来:大繁荣还是大停滞? 精选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88744-895630.html
   《大停滞》一书的作者考恩(Tyler Cowen)认为,作为世界科技领头羊的美国,自从1973年以来人民的中位工资没有实质增长,经济已经进入了停滞。

                      

二、我国的三个例子

   实验性原创,难度往往在“经费申请”,不在“论文发表”。
         
(1)袁隆平老师像爱因斯坦一样,超级幸运。
   两次遇到毁灭性打击(1966年,1975年),遇上两位好领导(赵石英,HGF),“被”意外化解;
   评选院士,遇上一位更大的好领导!
   详见:2008-09-12,文革中袁隆平科研不顺 H**拍板支持(图)
http://news.ifeng.com/history/1/midang/200809/0912_2664_780818.shtml
http://news.ifeng.com/history/1/midang/200809/0912_2664_780818_1.shtml
   所以,好领导很重要!!
        
(2)
屠呦呦老师,“被”得到大量经费。意外成功。
   同期的“烈士们”:
   美国筛选了近30万个化合物而没有结果
   中国组织全国7省市开展了包括中草药在内的抗疟疾药研究,先后筛选化合物及中草药达4万多种,也没有取得阳性结果。”
   详见:新华网,2015-10-23-日,屠呦呦:此生但为青蒿故
http://www.xinhuanet.com//world/2015-10/23/c_128351734.htm
    
(3)科学网,吴晶晶,新华网,2012-11-13 13:42:27,陈霖院士:越是原创性思想越易遭到质疑
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2/11/271621.shtm
   陈霖说,健康的学术批评是科学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发展“大范围首先”理论的重要动力。他举例说,2003年发现“大范围首先”的脑成像证据的论文在《科学》杂志上发表,仅投稿过程就达4年以上,几个补充的更充分的对照实验都是在审稿者的推动下完成的。

   在心理科学领域,一个理论能够独领风骚10年就十分罕见了。今年,“大范围首先”理论已经提出30年了,依然充满生命力。

         
相关链接:
[1] 2020-11-15,创新论文真的发表难吗?真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258447.html

          

感谢您的指教!

感谢您指正以上任何错误!

感谢您提供更多的相关资料!

              

(热门)创新论文真的很难发表:三个例子.jpg



http://wap.sciencenet.cn/blog-107667-1259797.html

上一篇:不认识的一种草(柽柳?2020秋季,北洋园):卡片机傻拍2020(74)
下一篇:继续往前走(2019秋季,北洋园):卡片机傻拍2019(267)

32 檀成龙 许培扬 杨学祥 朱晓刚 武夷山 尤明庆 李学宽 李毅伟 秦四清 晏成和 张晓良 郑永军 宁利中 徐长庆 刘炜 曾杰 高友鹤 吴国林 谢力 辜英求 吉培荣 黄河宁 陆仲绩 孙颉 范振英 王安良 茹永新 刘钢 郑强 曾纪晴 周少祥 蒋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8 06:5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