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lyang 求真务实

博文

谁是原创的敌人?谁是原创的朋友?这个问题是原创的首要问题。

已有 1663 次阅读 2020-10-1 13:45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原创, 敌人, 朋友, 首要, 问题

同行评议阻碍“0到1”,不阻碍“1到2”,帮助“2到3”。

         

谁是原创的敌人?谁是原创的朋友?

这个问题是原创的首要问题。

             

关键核心技术是要不来、买不来、讨不来的。
要么原创,要么使人家卖给我们。

    

   **过去一切原始创新成效甚少,其基本原因就是因为不能团结真正的朋友,以攻击真正的敌人。***是原创的向导,在原创中未有**领错了路而原创不失败的。

   我们的原创要有不认错路和一定成功的把握,不可不注意团结我们的真正的朋友,以攻击我们的真正的敌人。

   我们要分辨真正的敌友,不可不将当前人类科技活动的具体方法及其对于原创的态度,作一个大概的分析。

   “一切真理开始时总是在少数人手里,总是受到大多数人的压力。这是一个规律。”

   所以,同行评议阻碍“0到1”,不阻碍“1到2”,帮助“2到3”。

                                

茫茫九派流中国,沉沉一线穿南北。
烟雨莽苍苍,龟蛇锁大江。

                     

同行评议超威猛,试看天下谁能敌?
纵使牛顿来投稿,恶语相向加沉默。

              

推荐阅读:
[1] 华春雷,2019-02-14,《自然》发文揭开"大科学"背后的沉重真相 [EB/OL]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10327-1162214.html
   但是令人深思的事实是, 那些科学领域中的不知名的独立学者或小团队, 却在科学和技术的最前沿的天际线上在拓荒和耕作. 他们在选择研究课题上, 往往更重视真正的难题和最尖端性问题, 因此, 他们才真正承担了科学前沿区的最大的风险性, 正是他们的努力和工作, 才k维持了科学的后驱力, 维持了科学的生命力. 但是, 他们却往往得不到舆论的关注, 没有记者的注意, 无法被聚光灯照射, 在资金上也往往更困难. 这就是该论文所揭示的当今科学界原始森林中的沉重的生态真相.
[1-2] Lingfei Wu, Dashun Wang, James A. Evans. Large teams develop and small teams disrupt science and technology [J].  Nature volume 566, pages378–382(2019), 2019-02-13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86-019-0941-9?wpisrc=nl_science&wpmm=1
    Small teams disrupt science and technology by exploring and amplifying promising ideas from older and less-popular work. Large teams develop recent successes, by solving acknowledged problems and refining common designs. Some of this difference results from the substance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that small versus large teams tackle, but the larger part appears to emerge as a consequence of team size itself.

相关链接:
[1] 2020-09-30,“从0到1”原创:稳定支持、摇号与同行评议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252737.html
[2] 2020-06-12,[崩溃] 只有“民科”才能成就最高的人类科学进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237591.html
[3] 2020-08-01,破除论文“SCI至上”:[历史] 艾萨克·牛顿斗不过“同行评议”!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244556.html

                                    

感谢您的指教!

感谢您指正以上任何错误!

感谢您提供更多的相关资料!

                   



http://wap.sciencenet.cn/blog-107667-1252865.html

上一篇:“从0到1”原创:稳定支持、摇号与同行评议
下一篇:[严肃内容] 2019年 SI 的新“安培定义”,是对我2012年第二方案的细化

27 许培扬 杨学祥 刘立 李毅伟 黄秀清 檀成龙 范振英 李焰东 尤明庆 程少堂 刘炜 晏成和 张学文 郑永军 梁洪泽 张晓良 宁利中 李兆良 王庆浩 左宋林 郁志勇 徐耀 叶晓明 王立新 曾杰 陈新平 辜英求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1-25 21:2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